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痒】 Chapter 14

遥遥吉祥腐V:

[RPS] 陈伟霆\李易峰X马天宇
OOC慎入
CP洁癖的亲慎入
半架空
#马老师生气了吼吼吼#

69.距离发布会过去了一个星期,世界总算恢复成原样子,唯一不同的是以前马天宇每天最少和陈伟霆通一个电话,可是这段时间陈伟霆像是消失了一样,一个信儿都没有,连之前和刘晨曦的花边新闻也没有了后续。

马天宇用食指反复滑过机身背面刻下的“William”,看着黑下来的屏幕发呆,黄泽因为之前微博的事儿被安林骂完又被经纪公司骂,对马天宇的气都在两次骂战中发泄出去,此时蛇精病似的缠着马天宇说话,在马天宇几次敷衍的回答之后终于萎顿下来,被安林叫去讲戏。

“手机坏了?”

马天宇回过神,是李易峰,他拍拍旁边的小板凳,说:“屏幕碎了。”

李易峰坐下,接过手机:“怎么不换一个?”

“又不是不能用。”马天宇笑道:“扔掉白瞎了。”

李易峰翻过手机,看见了背面刻的字,马天宇尴尬地耸耸肩,李易峰调侃道:“我的意思是换一个屏幕,这么有纪念意义肯定不能扔啊。”

马天宇白了他一眼,李易峰把手机放在腿上,伸手拨开他额前的刘海儿,马天宇没像以前那样躲开,眼珠艰难地往上看,问道:“怎么样,疤明显么?”

李易峰皱着眉:“你怎么没贴去疤药?”

马天宇惊讶地说:“哎?我没贴么?”

李易峰真是败给他了,从兜里掏出药给他贴好,马天宇温顺地任他摆弄,好奇地问:“你怎么还随身带着这个药?”

“因为怕有傻子忘。”李易峰没好气地说。

马天宇刚想还嘴,熟悉的铃声突然响起,李易峰看了眼屏幕,然后把手机递给他,马天宇看都没看,直接挂了。

李易峰挑眉:“是陈伟霆,你怎么不接?”

马天宇没说话,冷着脸,桃花眼气鼓鼓地瞪着屏幕,电话又响了,还是挂掉,安林用喇叭喊道:“都休息好了吧?!开拍开拍!!”

马天宇起身,把手机扔在椅子上,说:“因为要工作嘛。”

李易峰坐在原地没动,电话铃声响起,他看着“陈等等”三个字,果断挂掉,带着幸灾乐祸的口气说:“这次可不是我的意思啊。”

而不同于上次在医院,这次的陈伟霆不管被挂多少次,依旧坚持不懈的打进来,李易峰算是过足了瘾,挂了十来次后,正等着下一个电话,来的却是短信,短短的一句,不用点开也能看到内容:【天宇,别生气了,我很想你,接电话。】

李易峰冷静地拿起手机回复道:【恐怕不行,天宇拍戏了。】

陈伟霆:【汪迪?】

李易峰没再理他,开了静音,把手机放回原处,走了。

70.陈伟霆坐在沙发上,用手指揉着太阳穴,眉头微皱,眼睛紧盯手机屏幕。

大伦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前几天霍汶希用了些手段把他和刘晨曦炒在一起,他第一次看见陈伟霆的暴怒,霍汶希这个在娱乐圈混了多年的金牌经纪人愣是没敢说什么,之后绯闻事件也就不了了之。等霍汶希走后,手机还回来了,陈伟霆打了一下午电话,马天宇却不肯接。

又过了一会儿,大伦看了下表,劝道:“去吃饭吧,你从早上到现在没吃多点东西,这么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陈伟霆叹了口气:“我再打一个试试。”

两人本来都没抱什么希望,那边却接了起来,陈伟霆有一瞬间窒息,半天才出声:“天宇?”

那边答道:“是我。”

“刚拍完戏?今天累不累?”

马天宇道:“不累。”

马天宇平时说话的声音很软很糯,挺大的人长的嫩就算了,声音也是少年音,他嫌弃自己的声音太软,很好欺负的样子,所以有的时候会故意压着嗓子说话,试图装作成熟大叔,比如现在。

陈伟霆听出马天宇情绪不对,小声说:“天宇,我很想你。”

“想我?”马天宇顿了一下,道:“......能说说你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这怀疑的口吻刺痛了陈伟霆的神经,他叹气道:“我一直在剧组拍戏。”

“我知道你在拍戏。”马天宇说:“但是连打电话的时间也没有么?”

“对不起。”陈伟霆歉意地说:“我应该陪着你的。”

“不不不,没关系,我不用陪。”马天宇的语气很平淡,“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连个电话都不能打给我,哪怕只打一个告诉我一声也行。可你突然就没了音讯,我还以为咱们两个会因为这个事儿分手。”

“天宇,我知道你生气。”陈伟霆耐下心道:“但是请别随便说分手两个字。”

马天宇忍无可忍道:“陈伟霆你真的很双标,你可以因为误会就把我推给黄泽,我却连分手两个字都不能提!你一直都是这样,心里想什么也不告诉我,看我猜不透你还对你死心塌地的怂样很爽是吧?!”

“我———我有么?”陈伟霆一直以为自己给马天宇足够多的安全感,可原来马天宇对他是这种感觉。

马天宇道:“......陈伟霆,告诉我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让我明明白白的吧。”

陈伟霆道:“是有些不得已的原因,但是根本原因是我的错,天宇,你生气我理解,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好。”

马天宇难以置信道:“这就是你对问题的回答么?”

陈伟霆着急地说:“知道我爱你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问———嘟———”

马天宇挂了电话,陈伟霆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双手抓着头发十分抓狂。

大伦捡起手机,手机屏幕碎了,他犹豫着问道:“为什么不把霍汶希的事儿告诉他?”

陈伟霆自嘲地笑道:“告诉他什么?告诉他他老公不打电话是因为手机被一个女人藏起来了么?这也太可笑了,我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

大伦把手机递给他,道:“可你不说清楚他会生气啊。”

“等我能搞定一些事的时候我自然会当笑话说给他听。”陈伟霆接过手机:“但不是现在。”

碎裂的屏幕上突然显示一条新信息,陈伟霆看完后闭上眼,长呼了一口气。

大伦拉起他往外走:“有什么事儿吃完饭再说,你这段时间太拼了。”大伦戳了戳陈伟霆胳膊上的淤青,后者呲牙咧嘴地痛呼一声,大伦道:“回来还得给你擦药,你说你,有些打戏用替身就行,你怎么就非要自己上呢?”

陈伟霆似是想到了什么,道:“为电影做准备,我要认真努力的工作,家里还有老婆要养呢。”

大伦道:“啧啧,你对天宇也像现在这么坦诚就好了,他这么感性的人肯定会哭的。”

陈伟霆哼了一声:“那更不能让他知道了,哭了我还得哄,再说了,老公赚钱养家不是天经地义?他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大伦翻个白眼,一句话把陈伟霆拉回现实:“刚才短信说什么?”

陈伟霆顿时萎靡下来,挎着大伦脖子道:“他说他也爱我......”

大伦道:“哦?那很好呀,这说明他不生气了。”

陈伟霆接着说:“但是他说我们两个需要冷静一下......”

“......”大伦拍拍陈伟霆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71.八月中旬的清晨带着一丝凉意,西湖边上的一块场地为上警戒线,《白露》剧组需要在这拍摄一组镜头。

起因是这段时间马天宇精神不佳,天天挂着两个大黑眼圈,一张怨妇脸让安林终于看不下去了:“你看看你这生无可恋的样,去跳湖吧。”

于是这场戏被提前了。

现场工作人员准备就绪,李易峰不放心地说:“不可以用替身么?这样太危险了。”

马天宇忙说:“不用不用,我拍戏从来不用替身的。”

李易峰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吩咐人多准备点毛巾毯子。

安林招呼马天宇过去,道:“来来来,帮你找找状态,现在你就是安然,想一想,你爱苏靖爱的那么深,突然他却要离开你了,你会有什么感受?”

马天宇道:“会很伤心,很痛苦。”

安然继续说:“没错,就是这样,但是不够,安然性格极端,感情炙热,他很爱苏靖,而且他一直以为苏靖也像他爱他一样爱着他,但是苏靖却为了自己的家庭放弃了他,所以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他绝望了,你能体会这种感情么?”

马天宇点点头,情绪上来了,这时黄泽突然出现,指着自己的脸十分欠揍地说:“就是就是,你看我多帅呀,离开你了你多伤心。”

马天宇吓的一巴掌把他推开,连声道:“不不不不,我不要。”

黄泽:“......”

这一闹前面的话白说了,安林这暴脾气,过去就要揍黄泽,吓的黄泽赶紧开溜,不知道跑去哪了。

安林吼道:“别再让他进来捣乱!”

随后又对马天宇说:“这招不行了,那你就想想陈伟......咳咳,你懂的,想想如果他要离开你的感受,OK?”

马天宇点点头,闭上眼睛酝酿了会儿情绪,脑海中发生过的没发生过的事儿都脑补一遍,再睁眼时眼睛发红,安林挑起眉,直接打板开拍。

拍摄本来进行的很顺利,可到了跳湖那一段又出了问题,安林拿着大喇叭吼道:“你跳啊!你倒是跳啊!”

马天宇欲哭无泪:“导演!你这招不灵!如果按现实中的来,那我不会跳的!”

安林道:“为什么?这只能说明你对他爱的不够深!”

“才不是!”马天宇反驳道:“只是感觉这种行为太傻了!”

李易峰在场外担心地看着他,马天宇冲他摆摆手。

“你看你看,我知道问题在哪了。”安林道:“我允许你想别人,但是没让你代替安然啊!你要知道这个时候你不是马天宇,你是安然!”

马天宇也清醒了,还真是,他有点分不清戏里戏外,虽然他不会跳,但是安然会。

等再次开拍时,马天宇义无反顾跳了下去,跳下去之前,他以为他会想起什么人,比如姐姐,比如陈伟霆,可当冰凉的湖水没顶的一瞬间,他脑海中出现的竟然是李易峰担心的面孔。

72.八月正是雨季,今天天空阴沉沉的,时不时刮一阵小凉风,马天宇被人捞上来之后,汪迪等人给他擦水,李易峰立刻给他披上毛毯,马天宇冻的瑟瑟发抖,喝了口热茶道:“这才几月份就这么冷。”

“是你太单薄了。”李易峰给他紧了紧毯子:“去车里缓缓吧。”

马天宇摇摇头:“没关系,现在好多了,我去安导那看看。”

安林一直在反复观看刚才拍摄的画面,见马天宇来了,便说道:“情绪还差点,得重拍。”

马天宇早有心理准备,道:“好的。”

安林指着屏幕接着说道:“另外你这姿势太难看了,好像是被人推下去的,下次注意啊。”

马天宇:“......”

我给你跳个托马斯回旋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你看行么?!

化妆师服装师用最快的速度把马天宇恢复原样,马天宇再次跳下去,整个过程又重复了四遍,到第五遍的时候,马天宇终于绝望了,生无可恋地跳进了湖里,安林一拍手:“完美!”

最后收工时马天宇整个人都是惨白的,不停打着喷嚏,李易峰让汪迪提前回去准备姜汤,他负责把人带回酒店,回去的路上,马天宇像只落水的猫似的,裹着毯子可怜巴巴缩着,李易峰不放心地摸摸他的额头:“感觉难受么?是不是发烧了?”

马天宇头晕沉沉的,但是温度正常,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说:“你看路呀亲,我没事儿,让风吹的,回去洗个热水澡就好了。”

李易峰道:“我应该强硬一点,给你找个替身的,你也不用遭这罪了。”

马天宇笑道:“这算什么,就受了点凉,好多拍打戏那才叫遭罪,身上全是伤。”

到了酒店,李易峰以最快的速度把马天宇推进浴室,汪迪在门口候着,马天宇刚出来就被灌了一碗姜汤,整个过程一鼓作气,十分迅速,可马天宇还是不争气地发烧了。

汪迪翻了半天行李箱也没找到装药的小包:“都翻遍了,真没有。”

马天宇反应有点迟钝,想了半天才道:“啊,我记错了,那个是给陈等等准备的,我自己的好像忘了。”

李易峰把湿毛巾放到他的额头上,道:“汪叔,你现在就去买药,我在这照顾天宇。”

汪迪走后,李易峰用额头试了试温度,很烫。

马天宇脸色苍白,脸颊却有两团不自然的潮红,眼睛水汪汪的,有点涣散,嘴里嘟嘟囔囔说了些什么。

完,烧糊涂了,李易峰凑近,问:“你刚才说什么?”

马天宇嘴唇贴着李易峰的耳朵,委屈地说:“冷,好冷。”

“......”李易峰呼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一些心思,给他紧了紧被角,“我再给你要床被子?”

马天宇伸出胳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太冷了。”

李易峰:“......”

李易峰身体倾过去,把他抱在怀里,并用被子裹住他,马天宇的身体热的像个火炉,熨的李易峰心里发烫,李易峰摸着马天宇的脖颈之间,低下头问道:“现在感觉好一点了么?”

“嗯。”马天宇温顺地蜷缩在李易峰的怀里,脸颊贴着他的胸口,安心地说:“我好想你,陈等等。”

脖子后面的手突然狠狠地掐住,马天宇吃痛,挣扎起来,李易峰松了手,安抚了一会儿,然后平淡地说:“我是李易峰,你烧糊涂了,陈伟霆没在这里。”

“峰......峰?”马天宇挣扎开怀抱,眼睛有点睁不开,但还是努力地看清李易峰。

怀里突然空了,竟然有点发凉,李易峰垂下眼,说:“好好躺下吧。”

马天宇乖乖地躺下,刘海儿柔顺地落在额前,眼睛烧的睁不开,李易峰给他掖好被子,他不安地换了个姿势,侧躺着面对李易峰,双眼紧闭,皱着眉头道:“太冷了......”

李易峰用手指梳理着他的刘海儿,道:“在忍耐一会儿,吃完药就好了。”

李易峰的掌心微凉,马天宇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脸颊,李易峰用拇指拭去他睫毛上的湿润,轻声问道:“很难受么?”

马天宇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呼吸绵长,睡着了。

李易峰想抽出自己的手,随后放弃。

这种被自己喜欢的人依赖的感觉实在太美好,就算明知是假象,他也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

他深深地看着马天宇,马天宇的睫毛不浓密,却十分纤长,闭上的眼睛从头到尾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鼻梁挺直,比女孩子还要秀气,不过李易峰最喜欢的是他的唇,诱人的M型,每次跟他说话时他都得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李易峰用手指揉弄着他的嘴唇,使之变的殷红,然后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上去。

喜欢就想办法得到,这就是他的生存法则。

未完
──────────────
发高烧真的会产生幻觉,相信我(认真脸)


lo主突然想起来后天要开学了(真的是突然想起来ORZ)所以这几天会很忙,不过我会尽量写的,争取二十章内完结。

评论
热度 ( 225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