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米兰之行

新年贺礼第一波!

RPS RPS RPS 杨洋x马天宇 非喜勿入

他们在米兰时装周相遇的那天开始炖的,但是到现在也没写完,我真是够了。
思来想去还是发出来,发出来以后应该会督促我一些。

下面正文开始
——————————————————————————————

细微的咔擦声,和压低的交谈声,交织在不大的秀场中。

这里是米兰郊区的GUCCI秀场。

虽然这里不缺少英俊面孔,挺拔如松的少年伫立其中,还是让秀场蒸腾起一点儿不可言说的氛围。

杨洋不能否认自己并不讨厌这种看似无聊的活动,毕竟,能见识到许多有趣儿的人。

然而,在秀场混乱的人群中捕捉到一身笔挺西装的他时,杨洋才恍然觉得这许多天为了米兰之行而慌忙的自己算是得到了些许安慰,而且,应该还是个,可口的安慰。

这让他的心情仿佛一杯冲得恰到好处的拿铁,香醇,丝滑。

他会来米兰,他隐约是知道的。但他会来哪个秀场,他会着什么样的衣裳,这些细枝末节,无从得知。毕竟这些天,两个人为了这场时装周付出了不少精力,他们甚至没有时间互相交流一下最近的生活。

收回恨不得勾在那人背上的目光,杨洋微微弯起嘴角给对面的摄影师一个完美的笑,侧身和旁边的设计师聊了开去。

这场秀还长得很,不急。

等他轻松地溜达过半个秀场,让蹲等的各家摄影师们都拿到了满意的照片,他的好好先生表情却有点挂不住了。

该死,是哪个先人曾说,心有灵犀?

不能怪英俊的少年心怀愤懑,毕竟,他仅仅得到了一众紧追不舍的摄影师,那人的眼神,却吝啬地不曾给他一个。

杨洋忽然冒出了点委屈,甚至差点就想摔门而去了。

当然,这一切都被他好好地隐藏在略带笑意的脸庞下。谁人也不知,这英俊的少年,心中念着什么人儿。

杨洋抬眼紧紧盯着他的后脑,脑后的发尾和明艳的桃色衣领之间隐约透出一小段漂亮的脖颈,随着他的细微动作若隐若现。

比起上一次见他,似乎真是黑了一些,然而这并不妨碍少年想起许久之前他的手抚摸在其上的触感,以及那昏暗的台灯,和柔软的被褥。

令人回味。

杨洋的眼神一瞬间暗了下去,却在下一秒抬起时装满了璀璨的星光。他迈步从那人身后悄无声息地接近,直到马天宇面前的长枪短炮亮起一片闪光,他才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杨洋。

昏暗的台灯,散落的衣物,他的脑子简直要在众人面前当机了,他不能拒绝脑海中浮现出的,那最后一次关于杨洋的印象,就像他不能克制自己放在身侧想要插兜却莫名紧张地不知该放在何处的双手。

他甚至有一瞬间忘记了看向前方的镜头,他只能看见那光彩夺目的双眸中,他在唤他,马天宇。

呼…哈…

刚入夜的米兰分外安静,马天宇的房间却似乎有些热闹。

门口的皮鞋,半躺在地上的西装外套,以及两个纠缠在软沙发上的人儿,暗示着这是个非礼勿视的时刻。

黑色皮鞋一只掉在沙发旁,一只仍倔强地挂在主人的脚掌上,桃色衬衫早已半开,樱色乳头却只隐在衬衣边缘,羞羞答答,勾人情欲。虽是快要丢盔弃甲,再过一秒仿佛就会瘫坐在少年身上,马天宇仍然故作强硬地骑跨在杨洋两腿之外的沙发垫子上,柔软的沙发让他的双膝简直要完全陷了进去,这根本与直接跨坐其上无甚差别!

杨洋懒懒地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马天宇低头看他精致的脸庞,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几分钟前狂风骤雨般的动作那人竟是眼前英俊少年所为。

是他趁着他关门时如一条滑溜的鱼儿钻进他的房间,是他扯掉那碍事的西装外套,脱下他的皮鞋,一路纠缠到沙发上,而现在,他却仅是用漂亮的眸子盯着自己。

他突然莫名生出一些怨气,擎着杨洋的丝带领结,狠狠地把他拉向自己,因为跪坐的高度差,马天宇的脊背弯出一条漂亮的弧线。

他们额头贴着额头,鼻尖碰着鼻尖,杨洋甚至还能闻到一丝那人身上经过一天奔波仍固执残留的淡淡香水味。

面前的马天宇漂亮得无法形容,这漂亮并不仅是那张无瑕脸庞的完美描述,还有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无法言状的味道。

让杨洋无从摆脱。

杨洋深邃的眼神扫过那人的发,额头,眼睛,鼻子,他甚至能听见马天宇开口前喉腔的细微声响。

【杨洋,你这个披着羊皮的小狼崽。】

他们的唇是近到可以相贴的距离,他说话的吐息仿佛可以直接被他吞吃入腹。

马天宇的手还未放过他的领结,他感到被扯紧的后颈随着这句话语都快战栗了起来。

他抬手覆上那只还扣着他领结的手,缓缓摩挲那人温热的皮肤。他凑到马天宇的耳边轻笑。

【那你,就是我最最心爱的猎物。】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