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寝当番 太郎太刀X你

我不管我生病了我发烧了我要太郎抱抱我要太郎喂药!

前日在医院还挨了6个针眼,真的好疼啊。大家还是在这气温多变的春季多穿点吧,莫像我一样。

献给我自己的小甜饼!

开动啦!

“太郎太刀,前来担任寝当番,烦请主殿放行。” 

以最恭谨的膝行姿势等待在门外,直直跪坐的人影安静地等待着你的命令。

你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话,却不甚明晰。你撑着虚浮的脚步努力解除结界拉开了门,眼前所见便是这样一副情景。 

若是平时,你一定高兴地都要扑上去了,可此时昏沉的头脑限制了你的动作,困住了你的精神。你看着他清冷出尘的眉眼,脑海里一片混乱。

 或许是你看着他发呆的时间过久,这位不通世俗的大太刀也察觉到有些反常,他稍显局促地问道:“……可是我有不妥之处?烦请主殿示下。”

 你摇了摇头,却给自己带来更加强烈的晕眩。你不由得紧紧扶住门来稳住身形。 

太郎太刀即使在黑夜中也不会让一丝异动逃过自己的眼睛,所以他清楚地看到你发热变红的脸庞,听到你急促呼吸的声音。 

哈……哈啊…… 

心中并无半分迟疑,就算明日因此被主殿厌弃而派去远征也无所畏惧,太郎抬起交卧于膝的手,缓慢但坚定地轻轻抚上你的额头。 

宽大的手掌下是你发热出汗的额头,汗水沾染上太郎干燥冰凉的掌心,让你快被烧糊涂的脑袋恍然一惊。 你猛然抓起他的手腕,低下头慌乱地说道,今晚…今晚取消侍寝,太郎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你喑哑的声音和急促的呼吸喷薄在太郎太刀的手腕上,还来不及再多一分感受,你就已经消失在重新关上的结界内。 

主殿… 

太郎太刀清澈的眼神直直注视着已紧紧关闭的门扉。 

绝对错不了,方才主殿,一定是……人类的身体呵,永远柔软而脆弱。 

太郎太刀长身而立,无声于门前,皎洁银辉从庭院倾洒而来,在你的房门上印上一抹欣长。 你合衣蜷缩在厚厚的冬被中,虽是初春,你却感到冷得要命,不住地颤抖。 但你却固执地睁大眼睛直到那个影子消失在门外。

呼…就是如此,无需为你费心,你只需睡一觉就好了。 

晚安,太郎。 

 

然而在你昏昏沉睡后,太郎太刀又一次来到你门前,他放下手中的木制托盘,小心翼翼地抽出身侧的大太刀,金光一闪,便无声地破开了结界。 

你是被额头上一阵温柔的凉意唤醒的,你睁开迷迷蒙蒙的双眼,瞥见一抹本不该出现在此的人影。 

大太刀置于你额头的手还来不及收走,便被你急急扯住,你撑起绵软的身体,慌乱又无措地说道,太郎…太郎为何在这里,我说过今晚…今晚无需… 

太郎太刀是你无比珍视甚至倾慕的存在,只要有他在,无论是什么样可怕的敌人你都没有怕过,却独独怕他知晓你的这脆弱的一面。

毕竟,你,只不过一介凡人。而这把闪耀于历史长河的大太刀,光彩夺目,坚毅清冷,你害怕有一天他会厌倦你无力的身躯,转而投入另一个强大的主人。 

你话还未说完,便对上了大太刀冷冷的眼神,你不由得一凛。难道你说错了什么? 

主殿可是觉得,主殿这副身躯即使染病,破损甚至死亡,吾等也无需在意。 

冷冷的语调一字一句送入你的耳朵。 你愣了愣,下意识地反驳,…不是 

主殿并未对太郎道出实情。太郎太刀抽回被你握住的手腕,在一旁的铜盆里捞出一块柔软的毛巾,轻轻覆于你的额头。

主殿正在发烧。他的手划过你热气氤氲的脸庞,冰冰凉凉的触感让你感到分外舒适。 再多停留一分吧…你默默祈祷。 

所以…太郎这次可以原谅主殿。 

你愕然地看着自顾自说话的大太刀,什么跟什么啊。 

主殿要记住,主殿的身体,不仅仅属于主殿自己一人。 

你完全呆住的样子似乎取悦了平日清冷自持的大太刀。你甚至看到了他的嘴角有那么一点点地上翘。 

主殿,请把您的右手给我。

为什么?药研说过,人类发烧的时候会出汗,您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请让在下为您更衣。

不要?您是在害羞吗?身为大太刀,守卫主殿乃吾等之责,您不必顾虑。 

您说什么?怕传染于我?主殿…太郎乃是人形刀身,自然不可能染上人类的疾病,烦请主殿安心。 

既然主殿坚持如此,那么…这里是从您的衣橱中取来的干净衣物,吾会背过身去的。 

换好了吗?看起来有点大呢,这里,您的锁骨都露出来了,不像吾等终日奔波于战场的肌肤,还真是细嫩啊。抱歉,弄痛您了吗?下次我会小心的。

药研说过,生病之人不可受风,请让吾为您整理一下。 

对,请抬起手来,您看,这根系带完全没有系好,您在慌乱些什么。 

大太刀的胳膊从你的腋下环过,你把脸埋在他的胸前,不敢抬头,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根本就是把你完全抱在了怀里嘛!

没想到主殿…如此娇小,抱在怀里就像春日里在手心停留的樱花,一不小心就会飘零。 

哈啊…系好了。慢着,您可不能就这么睡下了,还要吃药的。 

不想吃?不行。就算您对吾等撒娇也是不行。虽然替您尝过,这药真的十分苦涩,但若您因此搞坏了身体,可不止吾一人会感到难过呢。 

伴随着话语浮动在夜色中的,是若有若无的苦涩药香。

主殿…既然主殿执意如此,还请主殿恕罪。

你只听得一阵衣物悉索之声,还有越来越近的药香味,正疑惑不解之时,你的下巴被温柔地捏住,然后口中就被灌入了苦涩的药液。

你挣扎了一下,平日里唯命是从的大太刀却并不打算放开你,反而把你往怀里抱得更紧了。

你这才感受到,滚烫的嘴唇上是另一种柔软的冰凉。

抱歉,若非主殿不肯喝药,吾等只能以这种方式。此夜之后,吾等自会前去领远征一月,您不用费心。

您…不会惩罚于我?主殿,您还真是可爱,那么,这里还有满满一碗呢。

真的不需要帮忙吗?那好,还是让吾等来喂您吧。呵,不要紧张,不是用嘴唇,只是帮您端着而已,您想到哪里去了。

哈啊,终于喝完了,辛苦您了主殿。

那么,请安寝吧。

不要担心,吾会一直在这里陪着您。明日一早,您一定会恢复如初的。

想要吾陪您一起入寝?自然可以,本来今夜便是寝当番,若不是您病得如此严重,只怕早就服侍您安寝了。

什么?不不不,哪里是…嫌弃您,您万不可如此折煞自己。吾本刀剑,保卫主殿乃是吾等本分。只是想到主殿以柔弱身躯独自一人抵御病痛,吾等焦心难耐,恨不得以身代劳。

那么,在吾的怀里安睡吧。

啊忘了晚安吻,真希望您快点好起来。

那么,晚安了。

我的,主殿

评论 ( 5 )
热度 ( 67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