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卡卡西X宁次

写在前面:此篇是我的私心,有没有人喜欢随缘。我就是想看我最爱的两个人在一起。
人物属于岸本,CP属于读者,OOC属于我。

1

白眼的少年伸出双手,虔诚地把苍白的嘴唇印上那只血红的眼睛。 

猎猎的风吹起少年破碎的衣角,吹起少年垂落的黑发,温柔地抚过对面人的脸庞。 

黯然失色的世界,葱郁森林深处,是一双静默人影。 

上忍眼中的血红,仿佛是此间天地间唯一颜色。 

三轮勾玉缓缓转动,邪恶无声的乐章便开始回荡。

吸引人堕落,吸引人疯狂。 

少年唇下是上忍柔软的眼皮,覆盖在薄薄皮肤之上的是一道割裂眼眸的细长伤疤,它们仿佛拥有自我生命一般,纷纷把那不属于自身的微凉触感反馈给主人。 

所以年轻的上忍能够感受到,捧住他脸庞的那两只冰凉的修长的手,混合着沙砾和鲜血,还有不能停止的颤抖。 

连带着那双一贯温柔缱绻的嘴唇也如同冬日最后一片固守枝头不肯离去的枯叶,在风中飘飘摇摇,但终是没能坠落。 

鲜血从他的手上的伤口渗出滑落,一股一股地流淌在上忍的脸上,狰狞又可怕,活像一只来自地狱的修罗。少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捧着他的脸,紧紧地捧着他的脸,感受着唇下跳动的热度,和一句他以为此生再也听不到的话。 

年轻的上忍勾了勾嘴角,扯开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 

宁…次酱… 

听到这句话之后的少年,终于不再像木头人一样。如梦初醒,和眼前人截然不同的纯白眸子开始不受控制地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释稀了粘稠的血液,在焦黑的土地上砸出一朵朵粉红。 

他没有答话。蓄满泪水的眼睛酸痛得难受,他也不肯闭上。 

回应年轻上忍的是狠狠箍紧他腰身的手臂,和一双被咬出血的,发抖的唇,以及砸进嘴里的苦涩。 

鲜血的腥味冲进喉咙里时,他想起了一些久远的事情,远到怀中的少年也不知道。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