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卡卡西X宁次 2

写在前面:此篇是我的私心,有没有人喜欢随缘。我就是想看我最爱的两个人在一起。
人物属于岸本,CP属于读者,OOC属于我。

那是中忍考试时让木叶惨痛的一战。
火影战殁,佐助出走,第七班名存实亡。往日总是热情高昂的鸣人也不免消沉了意志,好在还有小樱和同学们的探望,让年轻的上忍终是松了一口气。
木叶医院人声嘈嘈,每张病床前都围满了关切的亲人。卡卡西自觉并不擅长扮演嘘寒问暖的角色,偷偷地决定先行退散。
即将走出医院大门的上忍,无意识地回头望向弟子们的窗口,却在此时,看到了一个缠满绷带的小小身影,也正从窗口遥遥望下。
那双标志性的白眼,没有光彩,灌满的是满满的期待,和浓浓的失落。
视线相接,再一瞬,窗口人影已不见,年轻上忍却再也忘不掉那双眼睛。
卡卡西听凯说起过,日向分家的小鬼与鬼童丸那一战,医护班找到他时,惨烈异常,若不是靠他自己一口气撑着,说不定木叶的天才又要陨落一颗。
几乎没有哪个木叶村民不知道日向家族,森严的等级,庞大的家业,让他之前对凯班这个白眼小鬼的印象只停留在日向家大少爷的地步。虽然从前的暗部生涯,让他对于云隐村和木叶的那件事有所耳闻,但他竟没想到,原来这位大少爷过得并不像一位大少爷。
没有人探望,没有人陪伴,就好像…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

凯全权负责李的复健,天天也不可能整天往医院跑。某次和凯喝酒吃饭时,想起那天医院窗口失落的眼睛,卡卡西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凯去医院的时候多照顾照顾宁次的请求。

第二天起来宿醉的痛感还在脑子里盘桓不去,卡卡西猛然想起昨夜自己答应的事情。
年轻的上忍挠了挠银色的头发,撇一撇嘴,嘛,答应了的事情,虽然麻烦还是要去做的。

卡卡西给鸣人和小樱放了大假,给他们充足的时间治愈伤口,整理心情。因此这段时间他自己也分外悠闲,如果不算上照顾日向家小鬼的话。

卡卡西抓着一本亲热天堂砰得出现在医院窗台的时候,正是朝阳初升的清晨。宁次安安静静地靠在床头研读一份卷轴,他穿着略显宽大的病号服,露出单薄的锁骨和缠满绷带的,纤细的手腕。

听闻声响的他看过来,纯白的眸子因为感到危险而微微放大,身体也紧张地得僵硬着。年轻的上忍眯起眼睛,扬起手里的亲热天堂当打招呼,讨好得笑了一声。
哟,宁次酱。
低沉磁性的声音进入耳朵的时候,宁次放松了警惕,但眼里的疑问愈加深厚。
旗木…卡卡西前辈?

听完卡卡西没头没脑的解释,宁次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他知道这个一头乱糟糟的银发,脸上带着面罩,护额遮住眼睛的不良上忍就是凯老师从小到大的对手和好友。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要被托付给他,他无法接受对方轻松的好意,也想象不出有人会照顾他这个事实。

日向分家的少年,是孤独的少年。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卡卡西竟然毫无异议地就对他的拒绝表示了同意。这不禁让宁次有些错愕,甚至有些他一点也不想承认的心酸。
明明是…明明是你来招惹我的。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