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卡卡西X宁次 3

写在前面:此篇是我的私心,有没有人喜欢随缘。我就是想看我最爱的两个人在一起。
人物属于岸本,CP属于读者,OOC属于我。






病房又恢复成空荡荡的模样,好像年轻上忍的来访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宁次盯着窗外正努力穿透绚烂云层的朝阳,一束光落在窗台上,而他的身影淹没在一尺之隔的黑暗里。

卡卡西不明白为什么一遇上日向大少爷,他就会做出一些不知所谓的举动,比如答应他的拒绝。不过卡卡西当然没有走远,身为暗部,隐藏气息和身形可是他最拿手的本事。
卡卡西一心二用地边潜伏边看亲热天堂,还觉得这任务实在轻松得过分……原因就是日向大少爷一整个上午不是在看卷轴就是在看天空,连下床走走都没有过,想起自家班里总是吵吵闹闹的孩子们,卡卡西突然觉得凯这个老师当得也不容易。
年轻上忍默默叹了口气,嘛,下次如果他再和自己打赌,就让他一次好了。

藏身暗处的卡卡西无聊地摸摸鼻子,第三十七次抬眼望向窝在病床上也略显娇小的日向大少爷,以为今天一天都会这样渡过了。不禁有点后悔接了凯这个请求,毕竟日向大少爷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直到医护人员送来了午餐。
宁次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卷轴,开始专心对付眼前的饭菜。
热气和香气蒸腾起的薄雾笼上他苍白得过分的脸庞,卡卡西看不清他的表情。

宁次被伤到的右肩疼得厉害,这让他的右手在拿起筷子时止不住地颤抖,他试了好几次,没有一次能顺利夹到菜。
这个认知给他烦乱的心绪压上最后一根稻草,混杂着独自一人的孤独,再也不能成为忍者的恐惧和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多虑。

他现在…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躲在暗处的卡卡西不知道他是何时现身的,也许是看到骄傲的日向大少爷第十七次颤抖着试图执起筷子,也许是看到一颗晶亮的泪珠划过少年的尖尖下巴,滴落在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上,也许是他厌倦了无意义的隐藏。

总之,当他笨拙地用带着薄茧的手指抚上少年湿润的脸庞,替他擦去滑落的泪水。他在那双纯白眼眸里看到了自己一如既往眯起眼睛的不良表情,也看到了少年的脸上震惊里带着几分被撞破平日掩饰的慌乱。

在这种尴尬的时刻,卡卡西也不得不承认,日向家的基因很好,这种优势在日向家男子身上得到了极致的体现。乌黑柔顺手感极佳的青丝倾泻在肩头,衬得那张脸越发的白,有几缕还顽皮地滑进了宽大的病号服,遮住了纤细的锁骨,纯白的眼眸初看是淡漠,可仔细望去,一丝几不可见的神秘浅紫萦绕在那双薄雾里,撩动人的心绪。

怪不得总听村人说日向家的男子是毒药。

宁次保持着被卡卡西抬起下巴的姿势,愣了几秒,突然猛地推开了卡卡西的手。
卡卡西…!
他的声线还带着哽咽后的沙哑,虽是大吼却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
卡卡西依旧眯着眼睛,懒懒地应了少年一句。
宁次酱~

最不想被人看到的一幕就这么暴露人前,宁次也顾不上是气的还是羞的,简直恨不得钻进被子里去再也不出来。

不仅如此,那个不良上忍还夹着菜凑到他嘴边,这这这...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喂过饭的!

登时脸就红了一大半。

卡卡西藏在面罩下的脸看不出表情,弯弯的眉眼却泄露了他的心,任由日向宁次别扭地转过头,卡卡西不死心地再次把菜凑到他的嘴边,还不忘出言相胁。

宁次酱总不吃饭的话,可就长不高了哦。

宁次闻言气鼓鼓地又把头转回来。
要你管!
说着就恶狠狠地咬下了嘴边的菜,那股狠劲差点让卡卡西以为这双筷子就要寿终正寝了。
不过,日向家的小鬼终于肯吃饭了啊,可喜可贺。



以下是卡卡西住院的小剧场【还记得卡卡西老师第一章就光荣负伤了吗!】

宁次酱,卡卡西老师我可是受了比你严重一百倍的伤哦,可是从没哭过鼻子。
一本亲热天堂擦着卡卡西的银发呼啸而去,以完美的抛物线准确命中木叶医院绿化良好的花园小湖中。
啊啊啊啊啊宁次酱,这可是自来也大人送我的限量签名版啊!
我知道,扔的就是它。没有人告诉你生病的人不可以看小-哔-黄-哔-书吗。
日向宁次淡淡地抿了口茶,今天也是优雅的分家大少爷呢。
卡卡西看看窗外看看宁次,再看看缠满绷带的自己,咚得一声倒回了床。
总而言之后来几天,木叶医院的护士们都说花园小湖里总是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呢。



最近在看《李洛克的青春全力忍传》,总觉得已经把我的文风都带偏了呢,已经朝着搞笑的方式去了吗…抚额

喂饭那里明明很苏很苏很苏的,一眼万年啦!擦掉眼泪啦!一个人喂饭一个人乖乖地吃啦!怎么我特么写出来就辣么渣∠( ᐛ 」∠)_
不管了…反正我药也吃了,就让我病着吧。

评论 ( 9 )
热度 ( 25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