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卡卡西X宁次 4

写在前面:此篇是我的私心,有没有人喜欢随缘。我就是想看我最爱的两个人在一起。
人物属于岸本,CP属于读者,OOC属于我。

修改了一点点语句不通顺的地方,因为是昨晚急着发出来的,所以现在修改一下。看过的可以不用回顾。

    













宁次除了吃饭的时候有点别扭,其他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嘛。某不良上忍翘着腿坐在窗沿上假装在看手里的不良刊物,眼神却从稍微低下的书缝里偷瞄正端坐在床上看卷轴的宁次。

宁次手上的绷带拆得差不多了,如今已差不多活动自如。卡卡西的眼神从日向宁次低垂的眼帘瞄到滑落的墨发最后落在他莹白的手指上。

和他的人一样,宁次的手指白净修长又不失力度,连接手腕与手指的过渡部分,凸显出清晰的骨头形状,却不会让人觉得是瘦骨嶙峋,只是修长罢了。淡粉色指尖上是稍长的指甲,大概是长年缠绕绷带,这双手透着不一样的莹白。自然弯曲的手指此刻正轻巧地搭在卷轴上,随着主人的思绪不时地轻轻敲动。

十三岁少年的手掌,纤细小巧但并不缺乏力量,却是可以被他的手轻轻松松整只握住的存在。    
就是这样的手掌,带领宁次领悟了宗家的秘术,成为了日向家的天才吗。
感受到附着在自己身上挥之不去的视线,宁次抬眼望向窗上的年轻上忍。

卡卡西老师,你很闲吗?

欸…今天天气很好,应该出门走走呢。宁次酱难道不想出门吗?

卡卡西摸着下巴,对上宁次不算柔和的视线,若有所思地说道,露出的眼睛透着少有的真诚。

宁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望向他身后的天空,确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啊,但是这转移话题的能力也太差劲了吧,还是说根本就没有好好听他讲话。

改天要不要帮他修剪一下,年轻的上忍陷入了沉思,宁次酱的指甲太长了,是因为最近一直缠着绷带的原因吧。

两厢无言,两个人又陷入了各自的沉默。

宁次,我来看你了!
扎着团子头的健气少女突然地冲进房间,带进来一股小小的气流,赶走了方才的寂静。她一边说着一边大力地把手中的物件砸在病床的小桌子上。
天天!
一脸惊喜的宁次在看到少女时,连平日淡漠的眼底都不由得透出开心的笑意。少女忙着把带来的东西摆放好,却在看到窗边的卡卡西时,露出一丝疑惑又羞涩的表情。
欸,卡卡西老师怎么也在?
卡卡西接过少女疑惑的视线,扬起手打了个招呼,依旧是一副招牌微笑。
我是被你们凯老师派过来的呀。
天天微红着脸转过头去,表面平静,内心却已大声咆哮,卡卡西老师真的好帅!

少女活泼的性子使得这间平日安静的病房也漾起了愉快的气息。

卡卡西听着少女叽叽喳喳地同宁次说着同伴们的近况,还有要他安心休息的命令话语,少女的丸子头随着说话的频率一点一点,散发出正在抽条发芽的年轻躯体的气味,突然就冒出自己真是老了的感叹。

心不在焉地翻过一页书,那边的少女正拿起勺子喂宁次喝粥,清甜可口的百合和微苦的莲子沉浮在绿豆里,只加了少许冰糖所以不甜不腻,刚好合宁次的胃口。

只是宁次迟疑地盯着完全一副大姐姐照顾弟弟模样的天天,还有她手中越伸越近的勺子,终于还是在少女略带疑惑的眼神里顺从地张开了嘴。女孩子这样柔软又温暖的心意,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除了接受还有另外一种办法。

滑嫩的百合和软糯的莲子混着清爽的绿豆滑下喉咙时,宁次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这幅惹人喜爱的表情也让天天露出了开心的样子。

太好了,第一次做,还以为宁次会喝不习惯呢。少女说着就舀起第二勺,不由分说地复又抵上他的唇。宁次微红着脸,乖乖地吃下一勺又一勺。

正是深夏初秋的季节,孕育着萧瑟,预示着新生。

少女的探望进行到一半才想起年轻的上忍。
啊忘了卡卡西老师也在,反正做得多,请一起来吃……咦,人呢?
天天趴到窗台上向外张望,因为和少女说话一直背对着窗户的宁次听闻此言,也反射性地往后看去,然而窗外只余一片深蓝与艳红交汇的天空。

夜幕即将降临。

吃完饭后,少女聊了一会便起身告辞了。
宁次拿起放在一边的卷轴,反正在医院没什么消遣,只好看看家里的秘术卷轴权当弥补修行了。

至于卡卡西什么时候突然又出现在床侧的,他是一点也没发觉,难道暗部的人都是这么神出鬼没吗。

卡卡西自然而然地坐上床沿,就像前几日喂饭时一样自然。宁次却在感受到柔软床铺某个地方传来微微的陷入感和背后覆上的陌生热度时,生出一种莫名的焦虑与慌乱。

他要,做什么。

这样亲近的距离,不,不可以。

他急切地转过头去,只看到一只靠近放大的黑瞳,一只又凌厉又温柔的眼睛。那里除了倒映出一张他自己的面孔,别无其他。

他看到他的嘴唇在很近的地方开合起来,带动着喉结也上下滑动。

他说,乖,把嘴张开。

他感觉年轻上忍环在腰侧的手臂很热,皮质的手套蹭过他的脖颈,撩动出转瞬即逝的感觉,很痒,带着薄茧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他的下巴,轻巧地抬起,脆弱的地方一览无余。

可是他偏偏不能逃离。

卡卡西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他,即使是很久以后,他也想不明白。

大概,情动只在一瞬之间。

他就像被明亮火焰吸引的飞蛾,就像明知沧海也要迁徙的候鸟,身体比思想先一步懂得。

他听话地张开了唇,柔软的舌尖在贝齿上轻轻扫过,卡卡西粗糙的拇指压住那条捣乱的舌,认真地观察起少年的上颚。

果然,烫伤了呢。

卡卡西对上少年错愕的视线,一脸正直,拇指却还压在滑腻的舌上不肯离开,像是舍不得这特殊的触感。

嗯?

那双如满月般撒满银辉的眸子溢满疑惑,宁次下意识地滑动舌头,像是温柔的舔舐与无心的回应。

下次可不要因为美味而贪吃滚烫的东西呢了。

宁次模糊地想起少女的百合粥,是因为…那个吗?

卡卡西的声音也许是因为彼此过分的靠近,像极了幼时在家宴上被父亲诱骗而喝下的醇香浓烈之酒,对别人温和无害,对他,却充满了危险而致命的吸引。

然而他,甘之如饴。

宁次酱,以后,还是乖乖吃我喂的饭吧。

终是放开了他的唇舌,下一秒,温热的话语带着灼烈的气息一同扑进耳里。

卡卡西笑着跳回窗台,压下了涌上喉咙的一句话。

因为,我会吃醋啊。




夕阳最后的光线从他的背后破空而来,描过他的轮廓,少年纯白的眼眸里倒映出一片阴影,如同他挥之不去的宿命。







数珠丸宝宝怎么可以辣!么!美!最近一直在舔他。_(:3」∠❀)_

爬上来更一发,说明你们并没有陷在坑底。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