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啊想不出题目

总而言之是稻荷明神和小狐丸与山姥切的故事。
世界观和前一篇不同,和平本丸设定,稻荷明神就是一长得和小狐丸一模一样的神,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婶婶的本丸蹭吃蹭喝,还辟了一块儿土地盖起了稻荷神社!
稻荷和小狐的相处,大概就像三条家的刀们和小狐吧,亦兄亦友那样子~
这一篇大概是本婶婶大发慈悲带刀们去现世玩耍,结果演变成稻荷和小狐的修罗场的故事【hhhhh
因为被被基本上是和小狐一起成长起来的(嗯没错在我的本丸是如此),所以目前是喜欢和依赖着小狐的,这场love battle小狐胜!

再说一遍,我真的好喜欢稻荷明神这个脑洞啊啊啊!

下面正文

我说,切国,你要选择哪一边呢?

低沉悦耳的声音如同丰腴的酒味,弯弯绕绕地钻进金发人的耳朵里。

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依山而建,木质的鸟居沿着相同的间隔排列,沿着舒缓的山势铺陈而上,身处其中,目之所及皆是一片丹色,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鸟居在山麓中段一分为二,不论向那边望去,全部都是一样连绵不绝的丹色,似乎选择哪边都是同样的。

但是,现在不同。

名为稻荷明神的,这座伏见稻荷大社所供奉的神明,此刻正斜倚着一架丹色鸟居,向他——山姥切国广发出轻巧的疑问。

分明是夏日炎炎,但灼热的光线似乎穿透不了这连绵细密的鸟居,只斑斑点点地投下为数不多的光来。
这光,抚过稻荷明神头顶张扬似狐耳的发饰,抚过他和小狐相似却淡漠的眉眼,也抚过他缀满十六瓣一重菊的衣摆。

那些散落在明黄衣摆上的一重菊明晃晃的,仿佛再多看一眼,就会扎根在心尖最柔嫩的地方。

哈啊,稻荷大人,你就不要逗弄被被了~

与稻荷明神倚靠的鸟居相对的另一侧,小狐丸悄然现身。

山姥切看着熟悉的太刀,心里悄悄舒了口气。

可是我想知道答案。

稻荷明神一反常态,笑盈盈地交叠起双臂,目光毫不掩饰地看向站在两道鸟居中间,被他的问题所迫,踟蹰不前的青年。

这里可是吾之神域,你不会拒绝我吧,切国?

小狐丸的眼神也随着稻荷明神一起,仿佛一串甜腻的红豆丸子,就这么黏在了山姥切的身上。

是啊,被被再不赶紧,就要追不上主公大人了~

狡猾的太刀随口说着无意的话语,却是另一种方式的逼迫。

山姥切垂下头来,碧波荡漾的眸子也被掩映在金发的阴影中。

一神一刀伫立此间,仿佛这个答案是一生所系的重要话语。

像是思考了很久,却又只是一瞬,山姥切缓慢但坚定的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抓紧了小狐丸垂下的明黄衣角。

小狐丸盯着那白皙的手腕,松开他握住衣袖的手指,温柔地嵌进自己掌心,转身牵起青年走进仿佛没有尽头的鸟居。

那么,稻荷大人,我们就先走了哦~

稻荷明神望着渐走渐远的两人,眼中晦暗不明,旋即也走进了另一道鸟居。

翻飞的华丽衣袖在空气里荡出旖旎的涟漪。

呵,切国,你不知道吗,这一分为二的鸟居之路,在遥远的地方,终究会合二为一。

你逃不开的。

从你踏进神域的那一刻起。

评论
热度 ( 4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