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小狐山】化狐 01

絮絮叨叨一大堆,只是铺垫。

什么时候能直奔主题呢喂

嗯,粮食不够,腿肉来凑【x










以下正文

......以上,就是今日本丸的出阵,演练及内番安排。主,如果没什么其他吩咐,请容许我先行告退了。

跪坐在审神者的矮桌前,山姥切国広不自觉地抬手往下拉了拉本就遮住了大半容颜的披布,像是如往常一样,不习惯被看见,低着头如是说。

而例行汇报一完毕,山姥切国広就急切地站起身来,迈着大步离开了房间,白色披布被疾走所带起的气流吹起,在审神者面前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瞬间消失在和室的纸门处。

咦......

来不及惊讶为何平日沉稳的近侍走得如此匆忙,审神者盯着白色衣角消失的地方,疑惑地揉了揉眼睛,刚才在被被的披布下,似乎,看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

一团橘色的不明物体......

啊呀,一定是昨晚熬夜看恐怖片,这会儿眼睛都花了!话说我要被公文纠缠到什么时候啊好想去外面赏枫林!

审神者小声嘟囔了几句,重新把思绪转回了眼前的工作上。而刚刚的小插曲,早已被片片红枫所掩盖,遗落在无名之处了。

本丸的近侍由小狐丸和山姥切国広共同担任,既然今日轮到了山姥切,小狐丸这会儿也乐得清闲。

三条家的庭院,前几日还盛放着如火如荼的垂枝樱,此刻从两人对饮的回廊望出去,却是变成了漫山遍野的,泛着秋日特有的暖意的,红枫林。

风,温柔地吹过枫林,令万千树叶不由自主地拍打彼此,簌簌作响,而间或夹杂的一两声不知名的鸟叫,听在耳朵里,恰是一首绝妙的安眠曲。

啜饮了一口清茶,小狐丸悠悠地放下杯子,以手支头懒洋洋地躺在了被午后阳光浸染地分外温暖的木质回廊上,如宝石一样美丽的眼睛看向茶桌另一侧,石切丸正安静地等待他如何评价这杯清茶。

兄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呐~

小狐丸眨了眨眼睛,一只手玩弄着他引以为傲的白色皮毛。他的衣领本就敞得很开,此时因着躺着的关系,更是露出了大片的胸口,皮质的黑色束带缚在皮肤上,形成一种说不清的意味。

石切丸回以一笑。

是吗?若是喜欢,随时恭候。

回廊重新恢复了静谧,只有断续响起的倾倒茶水之声。

大概是这个午后太过于闲适,没有出阵和演练,也没有内番和远征。小狐丸微微阖起双眼,就要睡去,却在将睡半醒之际,恍惚看见回廊拐角处冲过来一个白色的人影。

凌乱的脚步声昭示着主人不安的内心,他紧紧抓着披在头上的披布——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一点点金发——就这么急冲冲地来到了小狐丸面前。

此刻日暮将近,恰是百鬼夜行之际。

红色的眼睛对上碧绿的眸子。

火红的枫林是两人安静的背景,它似乎沾染了夕阳最后的光辉,发出奇异的色彩。那些光悄悄爬上青年遮蔽全身的披布,把洁白染成了另一种颜色。

——就像不远处小狐丸散下的衣袖。

我不知道找谁才好,青年垂下的眼睛里浸满了浓浓的疲惫,连声音都是那么小小地一声。

小狐丸殿,拜托了......

仿佛叹息一般。

惹人怜爱。

小狐丸闻言坐直了身子,向山姥切国広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哈呀,能说说看是什么事吗?山姥切殿。

一杯清茶出现在眼前,像是才看到这里除却小狐丸还有一位大太刀在,山姥切国広受到惊吓一样反射性地推开了石切丸的手臂。

失礼了!小狐丸殿,这里......还是请跟我走一趟吧!

原本跪坐的打刀青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就这么脱口而出一句话来,随后牢牢地抓着太刀覆盖着皮质护具的手腕,把他拽了起来。

山姥切国広拉着小狐丸像来时一样急冲冲地走了,小狐丸只来得及在回廊拐角向石切丸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石切丸摆摆手示意没关系,他放下那杯本应呈给山姥切的茶盏,再次看向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庭院的添水此刻正盈满了清泉,竹筒轻快地斜下,咚的一声,似乎给今日画上了终结。

所以说,山姥切国広到底找小狐丸有什么事呢?还真是好奇啊。

石切丸呷了口清茶,紧了紧领口。

呵,起风了。

评论
热度 ( 24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