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狸之大奥】我眼中的将军大人

*cp为和泉狸,本来还有一期的戏份,可是我肝,不,动,了。请注意避雷。
*大奥设定。【一期是大奥总管事+御年祭。我本来是还有设定ABO的,但是和平常的ABO不一样,导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过这篇里暂时还未涉及到,不影响观看。
*纯对话。对话的两个人是侍女。
*大概会把我之前脑洞的ALL狸都写出来。嗯,这个大奥的故事,是个大工程。
*有什么历史错误,还请一笑置之。

下面正文

啊,是你。怎么无所事事地坐在这里啊。

你不也是。

我才不是,我是路过好吗...不要转移话题,大清早就在这里偷懒,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新来的将军大人,我并不想侍奉他。

欸。

家继大人才刚刚离世,大奥就变得这么嘈杂,家继大人一点也不会喜欢的!

就算你这么说也...

反正我暂时不想见到将军大人,所以就擅自拜托了一期大人让我回大奥来。本来以为不可能会被批准的,但是一期大人竟然同意了。

我想一期大人一定是看你总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才答应你的吧。

大概是吧...一期一振大人总是对我们这些下人很温柔呢。

是啊。

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位新来的将军大人,政事方面还真是雷厉风行呢,之前积压的卷宗竟然短短几天就已经阅读完毕而且吩咐下去处理方法了,他不是才刚刚十三岁吗。

哈哈,说着不想见到这位将军大人,消息倒是灵通啊。没错,将军大人确实年纪尚小,不过对于政事可是相当积极呢。

哼,是因为从一介藩国守之子一跃而成幕府将军才这么积极的吧,就算有着德川家的血脉,就这样成为了江户城的将军大人,身为侍者,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啊。

你呀,你都这样说,那大奥里的大人们该怎么想。

说的也是,但是大人们的心思我们哪里猜得到呢。不过,话说回来将军大人还未莅临过大奥吧。

你倒是对将军大人很关心嘛。

什么啊你!我只是不想侍奉这种出身卑微的人啊!所以才跟你打听的。

在下不才,正是侍奉你口中所说的出身卑微之人的人。

欸欸欸...

你不用这么惊讶,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那么,那位将军大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那。

该怎么说呢,毕竟这样私下议论将军大人,要是被御用取次大人知道的话,后果可...

啧...你就说说不说吧。

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反正今日也差不多没我们什么事,在这里和你一起偷偷懒也好,这些天我都快闷死了。

快点快点。

喂,至少茶先给我泡一杯吧。

喏,快说。

其实将军大人他,不,比起将军大人这个身份,说他还是个孩子才对,毕竟才十三岁嘛。不过,我刚见到他的时候,简直要被吓死了。不不不,不是说将军大人行事乖张,当然也不是仗着身份欺压我们。而是...将军大人的面孔上,斜斜的,从额头穿过鼻梁直到左边嘴角,就是这~里,有一道深深的伤痕。你知道,我不是被任命为服侍将军大人起居的侍从吗,所以将军大人来的那一天我也在大人们后面迎接,说真的真是吓到我了。

欸欸欸,你好可怜哦。还好我不在中奥做了。

才不要你的可怜呢!你知道那个伤痕怎么来的吗?

我哪里会知道啦,你快说说看。

哼,所以,收起你怜悯的眼神!你知道随将军一起来江户的和泉守大人吗,就是那位将军大人未承将军之位时,在藩国的正室夫人,不过听说还未过门。那个伤痕据说就是为了他而挨的父亲大人一刀呢。

真的吗...这可真是...你还知道什么都说说嘛。

还不是你在打断我!听说,和泉守大人好像在家里过得不是很好,但是将军大人从小就跟他一起长大,对他十分依赖,甚至说出长大后只想要跟他一个人生活这种话,让将军大人的父亲十分愤怒。将军大人的父亲似乎是牢牢抓着德川家血脉这个理由生活着的,想着总有一天声名鹊起,可惜家继大人和父亲家宣大人从来没理过这位偏远的亲戚。这时候,将军大人突然说要和和泉守大人在一起,似乎是狠狠激怒了藩国守大人,据说,流出的血把庭院中的池塘都染红了。当时和泉守大人听说后,不知道从哪里拿着把刀,发了狠似的对着藩国守大人乱砍乱刺,后来还抱着将军大人谁都不让靠近,最后僵持了许久,才被安抚下来。再后来,藩国守大人就对他们两人放任自流了。

真不敢相信,和泉守大人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昨日我奉一期大人之命,前去中奥送东西,似乎远远看见将军大人的屋前檐廊上有个人坐着,应该就是和泉守大人吧。

应该没错,将军大人和和泉守大人十分亲密,总是在一起呢。

他看起来十分俊美呢,乌黑的长发连我都嫉妒起来了。

哈哈,你可是很少称赞别人呢。

总觉得听你这样说,我也不是很排斥将军大人了。

你就是太任性了,还好一期大人脾气好。

喝你的茶!

 说远了说远了,我本来是想跟你说那件事呢!我第一次侍奉将军大人晨起穿衣时,将军大人总是低着头,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一个劲地扒饭,也不见夹菜,和泉守大人在一旁可操心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将军大人才刚刚来到江户城,还是怕生的,也就没太在意。可是一连几天,全部都是这样的状况,我就开始担心起来了。毕竟是尊贵的将军大人,若是侍奉不好,我们这些下人说什么也推脱不掉责任的。

那将军大人到底是怎么了?

后来我实在是越想越怕,结果就在一个清晨,心里的话就那样溜出来了。“您为什么总是低着头呢?”我这样问将军大人。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里怕极了,竟然就这样问出了逾矩的话。不过,你猜将军大人怎么回答我的。

我哪里知道啦,你就快说嘛。

好了好了不要再扯我的袖子了,我说就是了。我当时慌得都忘了正在整理的衣饰,就那样呆住了。将军大人站在我面前,还是那样低着头,以至于声音都闷闷的,“因为我看到你,怕我。”很小声,又很清脆,又很软的声音,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声音。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确实迎接的那天,我偷偷抬眼看了将军大人,大概将军大人看到了我那一瞬间害怕的表情吧。

竟然是这种原因!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之前还以为将军大人是讨厌我,或者是怕生之类的,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原因。

之后呢之后呢。

后来,我又呆了一会儿才慌乱地说,才不是呢。然后,猝不及防地,我就看到将军大人的眼睛了,是金黄色的,又圆又亮,啊啊真是,都怪我没读过什么书,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总之就好像中秋节的月亮一样。将军大人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但又没有在笑,好像是在努力忍着,又对我说,“你真的不怕我吗”,我保证了好几遍,他才终于笑了起来,我也松了一口气。

欸欸欸,他真的这样跟你说话?

说实话,我也只是在第一眼看到将军大人时有些害怕,相处了之后完全没怕过呢。虽然将军大人脸上的伤痕确实不是什么美好的装饰,但是将军大人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呢。总是很早就起床,从不会抱怨,审批公文时也常常要我不要管他,去一边陪伴和泉守大人好了,说他只要一个人就行的,吃饭时也是,总是乖乖地把和泉守大人夹的菜吃掉,还会跟我说辛苦了。

还真是温柔呢。怎么办,我都有点想去看看这位将军大人了。

哈哈,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大奥里好好做现在的事情吧,这样子随心所欲的,迟早一期大人把你分派出去。

啧,你不要乱讲!好了,我要回去了。

啊这样就走了,我茶还没喝够呢。

下次你再来讲,我再泡给你,怎么样。

真是的,我看你明摆着是想知道将军大人的事,就老老实实说出来啊,我又不会嘲笑你。

你再说一次试试!

 好了好了,我也要走了,那就下次再说给你听吧,我眼中的将军大人。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