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幽冥X樱空释】自由

私设严重,不喜勿入(不要相信坑王的tbc

幽冥从没想过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形。

火源佛里艾尔帝国地处东方,富有地热,季节里仅有春夏之分。可是,显然并不包括这个名为鹿城的,处于水源和火源交界处的混乱地带。

幽冥和神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镇子中唯一的街道上时,第一片雪开始飘落,翩若鹅毛,却冰冷刺骨。

幽冥转动着漆黑的眼瞳,直到一个白得耀眼的身影映上他的虹膜。

勉强可以看出颜色的长袍随着他的走动擦过新雪,本就肮脏的下摆很快沾染了泥泞的雪水,他低着头,视而不见。

雪色长发如烟似云,远远超过孩童的身量,就那么随着衣摆拖在雪水里,他攥紧了手里的破碗,慢慢地,慢慢地,从镇口走来。 

而小镇上的人,毫不掩饰眼里的厌恶。 

离开这里,怪物!

人们喊了什么幽冥并不曾留意,他只注意到褴褛的长袍下,行走在刺骨的雪里的,一双裸露的足。 



孩童冰蓝色的瞳仁里,是一片飞溅而出的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还冒着蒸腾的热气,下一秒,那个揪住他头发,对他扬起马鞭的男人就在他面前身首异处了。 


终于找到你了,樱空释。 

透过漫天的雪和血,碧绿和冰蓝交汇在鹿城冷冽的北风里。

火源的人们都不会不知道十年前的佛里艾尔之泣,那是他们最为惨痛的回忆,一时之间,整个帝国的王爵和使徒全部被水源的杀戮王爵更新换代,从那以后,这个温暖的帝国仿佛从此陷入了无尽的凛冬。 

奥汀大陆分布着水源、风源、火源、地源四个强大的帝国,而天赐的神冰族则是他们的最高协调者,他们拥有着和这片大陆上的魂术师迥然不同的力量,被称为神之幻术。高耸入云的帝都刃雪城位于奥汀大陆的中心,冰族世代居住于此。

十年前,火源佛里艾尔率军攻打帝都,导致冰族皇子卡索和樱空释流落凡尘,后卡索被将军梨落寻回,重掌帝位,并联合其他三国镇压了佛里艾尔。在十二位白银祭司的命令下,幽冥血洗火源,所有的王爵和使徒都死在他的手下,史称佛里艾尔之泣,而杀戮王爵也由此得名,然,冰族的小皇子樱空释却不知所踪。 

幽冥依然记得十年前白银祭祀传递给他的讯息。

樱空释是你的使徒。 

然而幽冥还未来的及前往帝都,火源就发兵了。 

所以等他和后来的二度使徒神音站在鹿城肮脏的街道上时,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冰族拥有着几乎永恒的生命,百三十岁才成年。十年时光,幽冥早已不是当初刚刚踏出凝腥洞穴的孩童,而他面前的樱空释,依然是当年的模样。 

幽冥微微收敛起脸上的风霜,俯下身来,单手抱起樱空释揽在胸前,饶是如此,他长长的雪发仍有一小段拖在肮脏的雪水里,幽冥皱了皱眉,他周身漂浮的黑色长袍就幻化出一条柔软的发带,轻飘飘地托起了他的头发,浮在了空中。樱空释惊讶地看着自己长发上的黑色污雪迅速地消失不见,变得干燥柔顺,他拥住幽冥的脖子,对他绽放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口,收紧了手臂。 

走吧。 

幽冥对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神音说。 

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更大的雪,而身后的鹿城,已经不复存在。

 2

按理说,樱空释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更不应该成为幽冥的使徒。冰族对于奥汀大陆来说,更像是外来的神。冰族拥有自成一体的,比魂术更为有力的幻术。他们从生下来起,幻术就藏在他们雪一样的头发里,并随着年龄,不断生长,拥有越长的头发,就拥有越强的幻术。

幽冥并没有立即将樱空释带回帝都,他和神音风尘仆仆地带着宛如初生婴儿般纯净的樱空释回到了位于深渊回廊的深处,黄金湖泊旁边,他的宫殿。 

自从他们回来后,已经过去了三天。 

幽冥试过了每一种办法,他把樱空释颠来倒去完完全全摸遍了他每一寸身体,却始终找不到本应该存在的爵印,不,他不仅没法给他种下任何的灵魂回路,甚至他发现,樱空释连一丝丝的幻术都没有。 

幽冥又一次盯着樱空释被恶魔的羽毛轻轻缠绕的雪色长发,他发誓,它们绝对长过任何一个他所见过的冰族。 

樱空释安静的睡在漆黑的床铺上,天鹅绒柔软舒适,却衬得他如此脆弱。 

幽冥重重地甩开衣袍,尴尬地发现没有东西可甩。自己最强劲的盾牌,那条常年围绕他周围的黑色披风,名为恶魔的羽毛的绝对防御,现在幻化成了樱空释头上一条柔软的发带。

他抚额踱出了寝宫。 

怎么会找回这样一个麻烦。 

没有魂力,没有幻术,白银祭司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幽冥碧绿的瞳仁深处,一场黑色的风暴隐隐成型。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74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