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彤宇衍生】只恐夜深花睡去(贾宝玉x甄宝玉)

文力不足,只撸了初见我就不行了,后文大概有还是没有就看心情了。

来来来我先提炼一下精华,其实我的脑洞就这三句话:

这个哥哥我好像以前见过的。

那我就叫你玉哥哥。

一双顾盼生辉琉璃目,两片娇艳欲滴点绛唇。



且说这日春意融融,暖风习习,恰是一个让人慵懒惫惰的气氛。宝玉平日就不乐意去学里,今儿坐在书案前,只觉别有一份焦躁在心头,抬眼望向窗外随风摇曳的桃花,枝干的影子落在他偷偷摊开的《诗经》上,明明暗暗甚是绮丽。独宝玉心里不爽,一甩袖子就出了门。学堂外的茗烟正倚着檐下栏杆打着瞌睡,登时被宝玉一推,惊得一个晃悠。

我的爷,这是怎么了?

茗烟忙着上下打量了一番宝玉,怕不是又被那些子混账玩意儿给气到了。

茗烟,牵马来,我们回去。

说着也不看茗烟,自去学堂门口等,茗烟也无法,和贾代儒老先生打了个招呼便向马厩走去。幸而贾代儒平日里也不敢对宝玉拘束,自随他去了。

宝玉在马上神思迷离,心潮泉涌,一会儿想着怡红院里的海棠该开了,一会儿又想着不知林妹妹的春日咳好了没有,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把茗烟的一颗心提在嗓子口,不上不下地担惊,直到近了荣国府前那条街,才舒心地擦了一把汗。

荣国府门前虽不属官道,却也是可八马齐驱地宽阔,彼时石阶上拥拥攘攘地挤满了人,马车,箱奁,小厮,丫鬟,只把正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宝玉心下纳罕,家里是来了什么极重要的人了,怎地如此光景。
如此正门是进不得了,且不说若是冲突了贵客宝玉或许担待不起,就只是自家二爷不喜吵嚷这一件,他茗烟也不想去触霉头。于是只得下了马引着宝玉进了偏门。
走过抄手游廊,又进穿堂,宝玉是愈走愈奇怪。到处穿行的下人们不仅眼生得很,还仿佛对他这个二爷视而不见一般,个个怀里都抱着一叠东西,东奔西走地,几个老麽麽在院中空地不住地指挥。

这真是奇了怪了,宝玉本自学里回来就心思不爽,这会子见到家里如此这番忙乱景象,愈加心烦。

这家里怎么一点也不像样,凤姐姐也不管管!

宝玉嘟嘟囔囔地往前走,近了廊下也不等屋外的丫鬟们撩帐子,急匆匆地就往里钻去,恨不得早点扑到老祖宗身边叫人疼一疼。
刚进荣喜堂,屋内较之外面毕竟昏暗,宝玉眯着眼睛看不真切,只觉得身边香风阵阵,衣袂翩翩,似是有许多人挤在屋里。等他蹭到老祖宗榻前,摸到了一双膝盖,就不管不顾地倚了上去,一边捉了两只腕子就往自己身上放,一边往人怀里拱去。

嘴里不住地说着,老祖宗,我今儿在学里不知怎地特别想老祖宗,特特跟先生告假……

谁知一瞬间,身边所有的嘈嘈切切似乎都凝固了,再没一个人讲出音来,宝玉只觉得老祖宗的屋里今日好生奇怪,恍惚间凤辣子的笑声在耳边如银瓶乍破般倾泻而出。

哟哟哟,我们宝玉这是认了别人做老祖宗了?只怕我们老祖宗要心寒喽!

还未等说完,已是两腮上挂满了笑出的泪花,整个人倚在贾母身上不住地颤抖。
随着王熙凤这一吵嚷,三春姐妹并着黛玉宝钗湘云也一起笑开了,黛玉掩着嘴在那乐,宝钗捏着手帕就要忍不住了,湘云已是揉着肚子快要滑下了椅子。

可不是,想我这么疼宝玉,到头来还把我这老骨头给认错喽。

愣神间,贾母满脸笑意地拉住宝玉一只胳膊,鸳鸯在一旁笑着扶起了宝二爷。宝玉这才看见自己是闹了个多大的笑话,怕是三年也不够自家姐姐妹妹笑的了。

这不是老祖宗,这是哪家的小祖宗啊。

被他抓在手心里的腕子,瓷白如玉,盈盈一握。
被他蹭住的一双膝盖,笼着一袭月白褂子,有几处乱糟糟的褶皱该是方才自己弄出的。

外客未见,就跑来撒娇耍赖,还不去见你哥哥!贾母笑着推他道。

宝玉望去,只见一双顾盼神飞琉璃目,两片娇艳欲滴点绛唇,风姿清绝若月夜雪下竹,言笑晏晏似春日枝头樱。

因笑道,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

贾母知他又在发痴了,点了点宝玉的额头笑骂说,又在胡说八道了,在学里怎么念书的,一点规矩都没有。这是金陵甄家的小公子,你是该叫哥哥的,可这见没见过的,不许乱说嘴。

宝玉只怔怔地盯着那个甄家公子,直到他抽回手躬身行礼,才回过神来。

在下名唤甄宝玉,见过…

你也叫宝玉!

甄宝玉话音未落就被贾宝玉拦腰截断,他笑嘻嘻地拉着甄宝玉坐回老祖宗身边,因问老祖宗道。

那老祖宗以后可怎么分辨我俩,都是一样的名字。

还是凤辣子先声出口,照我说啊,姐妹们看看甄家小公子生得如此光彩照人,倒是显得我们家宝二爷当不起这个名字了。

这一番话把贾母也逗得不行,只因甄家和贾家也是沾亲带故的旧人,甄小公子也是贾母那年回金陵省亲看着出生的,这回却是第一次进贾府,贾母早就拉着甄宝玉坐了一上午不放手,左看右看是越看越喜欢,倒也没觉得冒犯了自己的宝玉,接了王熙凤的话道。

是了,我是不愁的,我只叫这个宝玉大玉儿,我的黛玉小玉儿,有什么好分不清的呢。

贾母一手拉过甄宝玉一手拉过林黛玉笑道,

倒是那个宝玉,是哪里逃出来的混世魔王,看一眼我的心都要抖一抖了。

众人陪着老祖宗的话又玩笑了一回,竟真的把宝二爷晾在原地。

贾宝玉也不恼,他满眼里都是那个仙子一样的哥哥。

他拉住甄宝玉的手,痴痴地笑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玉哥哥,好是不好?

甄宝玉看着眼前少年溢满期待的眼眸,轻轻地说了一声。

好。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