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CP虽冷,吾心弥坚
甜芋中心
樱空释中毒中
山姥切受向,同田贯受向
一期江雪

【小狐山】化狐 03

爆字数了。不过我从来都是给自己定一个情节,不写完不算完,没有大纲的那种,所以也不算爆字数吧,只是这一章比较长。

应该是小狐丸和山姥切的相处,总觉得他们两个是可以一起玩的伙伴,不只是恋人,还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一不小心就写多了。

私心夹带了一只很喜欢的CP,一期一振和江雪左文字。一期王子和江雪公主,多么般配啊啊啊啊吃我安利!不过文里不明显,也可以只当做同僚情谊,无影响。

忘了说,这篇里有私设稻荷明神,具体看这里,稻荷明神

那篇脑洞,自认为情节太过庞大,我写不出来,所以并无动笔的打算,但是化狐这篇文是在那篇脑洞的设定下的。

稻荷秘密出门是为了调查政府启动的销神计划。

稻荷平时是附在小狐丸身体里的。

以下正文

是你做的吧。

山姥切国広会变成那个样子,是你做的吧。

如果我说不是,小狐会相信我吗。

......

哈啊原来小狐还是相信我的,我很欣慰呢。

喂!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你总该知道些什么。

小狐,还是太愚钝了。果然因为,是山姥切的原因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啊啊,这段时间我必须要出门一下,应该不会太久。至于山姥切,小狐,过段时间你就会知道了。

希望在我回来之前搞定啊,小狐。

 

他,选择了你呢。

被黑暗包围的和室里只有小狐丸一人端坐此间,安静得令人感到压抑。稻荷离开应该是为了调查那件事,他走得很急,应该刻不容缓了。

最后那句说了什么呢,没听清啊。

可是,小狐丸不禁握紧了拳头,山姥切国広.....不能放着不管啊。

太刀青年起身离开了和室,飘忽的帷帐在他身后,终是和黑夜融为了一体。

醒了吗。

温柔的声音,是在叫我吗?

山姥切费力地眨了眨眼睛,床边......好像有个人。

山姥切殿?

是小狐丸。清晨的光线从他身后撩起的帷帐外进到眼睛里,不刺眼反而很柔和,他的轮廓融在温柔的光里,像要消散。

山姥切猛地揪住了小狐丸的手臂,像是要确认他真实存在于此一样,用力到小狐丸都感到了疼痛。可是他不甚在意,小狐丸顺着打刀青年半起的身体把他扶坐起来,用没被抓住的那只手示意了一下旁边的食盘。

请用早餐吧山姥切殿。还有,这段时间的近侍还是由小狐来担任吧,主殿那边小狐确认过了,已经同意了,山姥切殿请不要担心。

逐渐清醒起来的山姥切后知后觉地放开了小狐丸的手臂,别扭地转过脸去打量这间昨天之前从来未曾踏足的房间。

所以说,我昨晚没有回去是吗,兄弟他们......

头顶的狐耳不自觉地抖动着,像是吸引着有人去抚慰——

小狐丸的确也这样做了。

他的手掌覆上了山姥切金色的脑袋,柔顺的发丝和毛茸茸的耳朵都在他的皮肤下面,温热鲜活。

没事的。

嘴角勾起的弧度看得真切,小狐丸对着山姥切笑了了起来。

早上在食厅的时候小狐有向崛川殿解释哦,只不过崛川殿好像很紧张你的样子,小狐好不容易才逃过了追杀,总而言之,山姥切殿的这顿饭可是来之不易哦。

小狐丸的笑颜俊美非凡,山姥切却无暇顾及。

你对他说了什么!

山姥切追问着小狐丸。

小狐丸凑到山姥切的耳旁,像是努力忍着笑的声音,还带着温热的,急促的呼吸。

小狐说,山姥切殿被鬼魂缠身了,要长住三条院接受兄长的祛除仪式才行。

山姥切的对不满于小狐丸愚弄崛川的愤怒,在突然看到自己搭在腿边的橘色狐尾时,瞬间烟消云散。

说起来,又不是小狐丸的错。

错的是,我。

思及此,山姥切默默地拿过食盘,开始吃饭。好像刚刚的争执不曾存在。

这就对了嘛。要乖乖吃饭,好好休息。

小狐丸收回摩挲着山姥切脑袋的手,换成支着下巴聚精会神地看他吃饭。

一时之间,围绕着两人的只有山姥切偶尔发出的轻轻地咀嚼声。

直到小狐丸起身拿走吃完的食盘,山姥切才终于想起,昨天似乎......擅自在小狐丸的怀里睡着了,打刀青年的脸几乎是立刻就烧了起来。

山姥切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声音,把胳膊挡在眼前,顺势倒回了应该说是小狐丸的床褥。

这到底......算什么啊。

 

本着要彻底检查的严谨态度,小狐丸无视了山姥切【早就检查过了!】【只是普通的狐耳和狐尾而已!】【喂不要使劲揉耳朵啊混蛋!】【啊那里!说过了根本不需要脱衣服!】【唔......嗯啊!小狐丸!】的一系列话语,拼着远远落后的机动在房间里一通追杀,终于还是捉住了挣扎不休的山姥切国広,为了防止他逃跑,还特意坐在了山姥切的腿上,一手一只紧紧握着山姥切两只手腕置于身下人的头侧。

我说,必须要好好检查!

我拒绝!

就在两人以这个姿势苦苦僵持的时候,屋外的走廊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继而响起了一个淡然轻柔的声音。

打扰了,小狐丸......殿?!

一行而来的是一期一振和江雪左文字,以及跟在两人身后抱着小老虎的五虎退。

哥...哥哥,怎么了吗?

前面的两人突然停下,拽着江雪的僧袍下摆,怯怯地探出头想要看清到底怎么回事的五虎退,被一期一振猛地捂住了眼睛。

退,不要看。一期一振愤怒地望向和室内叠在一起的两人。

看来,崛川殿的担心不无道理。江雪左文字清冷的声音紧随其后。

从和室之外看进去,小狐丸灰与白的裙袴下伸出的是山姥切的小腿和未着足袜的裸足,太刀青年宽大的明黄色衣袖凌乱地铺在榻榻米上,看不到山姥切的身体,全部都被挡住了,只有一只被小狐丸抓着抵在地上的手腕隐约可见。

不管怎么说,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昭示着他们不应该在此时前来这个事实。

江雪,看来是我们失礼了。教养良好的一期一振抱起五虎退,确保他不会看到眼前的画面。

是啊,吉光。

江雪拍拍顺着僧袍爬到怀里的小老虎,毫不犹疑地转身。

没想到小狐丸殿竟是这样的刀啊,为了得到山姥切殿不惜说出被鬼魂缠身这种话吗。

只是随风而来的声音还是一言不差地传到了和室内两人的耳里。

慢了半拍的一期一振慌乱地收回目光,转身疾步追上走远的江雪左文字。

哥哥,为什么走?那......小老虎怎么办?

胸前的五虎退不解地小声发问。

一期一振牵起江雪温凉的手,轻声抚慰道。

皮毛护理晚一天也没事的,总之现在不行哦。

哦。

五虎退乖巧地噤声。

这世界,还真是,令人悲伤啊。

江雪认真地摸摸退的头,漂亮的冰蓝色眸子让五虎退也害羞了。

江雪,这可不是安慰人的话啊。

一期一振无奈又宠溺地笑了起来。

是吗。

江雪拉了拉一期一振的手。

吉光,不走吗。

哦,啊,走啊。

一期一振握紧了江雪的手,往粟田口府走去。

徒留屋内两人,望着重新恢复宁静的回廊,脸红如虾子。

 

都说了不要......

山姥切泄气般地放弃了挣扎,连狐耳都耷拉了下来。

可是,总归要检查清楚。

小狐丸一副破罐子破摔,无所畏惧的神情。

总之,我会找他们两个解释清楚的。但是在这之前,不要动,让我好好看看。

小狐丸松开桎梏,抚上敏感的狐耳。

他仔仔细细地梭巡着狐耳和周围的发丝,不时揉捏几下脆弱的耳廓,招来山姥切不满的瞪视。

很正常。

小狐丸得出一个完全无用的结论。

接下来是这里。

山姥切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挤进了衬衫里。

喂!小狐丸!

山姥切用脚抵上小狐丸的肩头,阻止他有进一步的举动。而太刀青年带着手套的手已经抽出了山姥切的衬衫,正要去解他腰间的系带。

小狐丸歪着脑袋,一双艳丽红眸带着疑惑。

可是尾巴还没有检查啊。

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拉开了系带,并借着山姥切抬高的腿弯儿顺利剥下了他的裤子。山姥切隐隐发觉事态好像朝着不可控制的地方发展去了,他飞起一脚就狠狠踢中了小狐丸的胸口,小狐丸一个没注意,摔了个四仰八叉。

痛痛痛......

小狐丸的头好像磕到了呢,听起来好痛。转身就逃的山姥切压抑住想往后看的愧疚,手脚并用地向前爬去。谁知道还是差了一步,半退的裤子缠在膝弯处,绊住了山姥切的行动,就这么稍稍慢了一下,小狐丸就从身后牢牢地抓住了山姥切纤弱白皙的脚腕。

啊呀,抓住了。

小狐丸轻笑的声音近在咫尺。

完了完了完了。

山姥切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脚腕那里感觉到的太刀青年的掌心温度是那么真实,意外地安心。

如果是小狐丸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山姥切终于放弃了挣扎。

小狐丸轻轻托起耷拉在打刀青年身后那条看起来十分温暖,毛茸茸的橘色尾巴。

嗯,蓬松又柔软,形状也十分美丽无可挑剔。果然不愧是山姥切殿的尾巴。

喂!到底在说什么啊!山姥切害羞地扭头望向背后。

小狐丸的手此时却袭向了尾巴根部,山姥切只觉得一阵让人战栗的陌生酥麻感顺着脊柱骨直冲向了头顶的耳朵。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

是尾巴打中小狐丸脸的声音。

山姥切趁着小狐丸收回手的瞬间,提好裤子奔向了房间的角落。

小狐丸捧着脸颊呆坐在房间中央,似乎是被抽傻了。

虽然山姥切心中依然是警铃大作,看到他这个样子却不得不慢慢挪回了小狐丸身边。

他轻轻覆上小狐丸贴在脸颊的手。

小狐丸,没事吧。小狐丸......都是我的错,你拿开手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小狐丸低着头叫人看不清表情,山姥切心中开始惴惴不安,连说话都忘记了敬语。

小狐丸明明是想要帮我来着,我却......果然还是不应该麻烦别人。

小狐丸,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山姥切慢慢收回手。

我果然还是回去好了。

小狐丸却猛地张开双臂,把打刀青年整个圈进了怀里。

哈哈哈刚刚小狐是骗你的啦山姥切!

哦。

哦?

哦!

小狐丸!

山姥切双手被箍在怀里,他也没多想,狠狠地一口就咬上了对方颈间的皮肤。

这场追逐游戏最终以平手结束。

小狐丸最后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不,不如说是胡噜了一通山姥切的耳朵和尾巴,却什么也没发现。

 

山姥切批改着小狐丸从工作部屋搬来的文件,总算是稍稍消减了一些自己已经没用了的念头。

只是......

橘色的狐尾在腿边轻轻摆动,似乎泄露了主人的思绪。

小狐丸坐在桌子对面,顺着山姥切的目光看向庭院远处沈红似火的枫林,那些枫树随风摇摆,身不由己。他放下笔轻轻握住山姥切的手。

没事的,小狐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他想起稻荷临走前说过的话,过段时间就会知道......吗?

嗯。

山姥切轻声回应。

评论
热度 ( 22 )

© 过儿你的洋芋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